炒股亏近20亿收益尽数回吐,云南白药多领域横向发展福祸难料

html模版炒股亏近20亿收益尽数回吐,云南白药多领域横向发展福祸难料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作者:丁一

  出品:全球财说

  以为只有普通投资者炒股赔钱吗?不,还有上市公司!

  随着云南白药的年报发布,上市公司“不务正业”炒股赚钱的话题再次备受关注,历经一个季度的挣扎之后,终于还是以亏损告终。

  净利退至2015年水平

  炒股定成败,收益尽数回吐

  3月25日晚间,云南白药发布2021年年报,众多看客关注的不是业绩,反而是证券投资收益。

  年报显示,云南白药实现营业收入363.74亿元,同比增长11.09%;归属净利润为28.04亿元,同比下滑49.17%,凯发娱乐注册

  归属净利润几乎腰斩,《全球财说》查询历年财报发现,若往前追溯,云南白药上一次发生利润负增长还是1995年。

  与此同时,28.04亿元的净利润水平,也直接退回了2015年,且2020年云南白药还实现了同比31.85%的净利润增长。

  营业收入增长,净利润却出现下滑,原因为何?这主要源于在证券投资业务上的失利,也可谓是成也炒股、败也炒股。

  年报显示,2021年云南白药持有的证券、基金单位净值变化仍产生公允价值变动损失19.29亿元。

  该项数据在2021年三季度末时还为损失15.5亿元,仅3个月时间亏损便再度扩大约4亿元。

  历年财报显示,2017年-2019年,云南白药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取得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97亿元、2.71亿元、2.27亿元。

  由此可见,早在2017年云南白药便开始了小规模的证券投资操作。

  然而真正的爆发是在2020年,云南白药大规模介入证券投资,并在证券投资业务上赚得22.4亿元收益,占当期利润总额的32.94%。

  或正是源于尝到了甜头,云南白药一发不可收拾,继续专注“炒股”。一时间“云南白药买了什么股票”、“究竟是谁在操盘”、“怎么不买些新能源”等成为调侃之谈。

  那么,该公司究竟买入什么股票、基金导致2021年证券投资亏损严重?

  自2020年起云南白药便大举买入恒瑞医药贵州茅台伊利股份、腾讯控股、小米集团等,在“喝酒吃药”及互联网平台火热的行情中,上述选股自然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2021年下半年市场整体风格转变,医药、消费、互联网、中概股等成为了下跌最为凶猛的赛道,云南白药并未进行调仓,导致越跌越多,将2020年的收益尽数回吐。

  年报显示,2021年云南白药共投资了包括小米集团、腾讯控股、伊利股份、恒瑞医药、通威股份等在内的9只股票。

  上述9只股票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其中小米集团亏损最高超过14亿元,恒瑞医药亏损约为2.2亿元。

  在2021年三季报发布时,#云南白药炒股亏了15亿#的话题直接登上热搜榜。面对大众的质疑,云南白药回应称,2022年在董事会审批的额度范围内,公司将逐步减仓,不继续增持。

  从数据来看,云南白药确实进行了减仓。截至2021年底,其交易性金融资产比重下降11.23%至47.20亿元,较年初的112.29亿元锐减65.09亿元。

  同时,云南白药清空了腾讯控股、恒瑞医药、伊利股份和中国生物制药。

  不禁感慨,多亏网友们对炒股行为进行质疑,才让云南白药一定程度上避开2022年的持续低迷,毕竟腾讯控股此前最低曾跌破300港元。

  图片来源:云南白药2021年年报

  “炒股两年,等于白干”,好在云南白药仅是将此前炒股收益尽数回吐,并未造成过大的资金损失。如2018年的上海莱士也曾因炒股亏损约20亿元,凄惨至直接赔掉了公司三年利润。

  同时,云南白药自身股价走势也不容乐观。

  截至2022年3月28日,云南白药报收80.93元/股,年内跌幅达22.67%,总市值为1038亿元。

  回溯至2021年2月份盘中高点159.38元/股,一年多的时间中云南白药股价已经腰斩。

  毕竟,若是剔除证券投资所带来的损益,云南白药在业绩增长上实则陷入瓶颈,在寻求第二增长曲线的路上也不断被市场及投资人诟病。

  医美、特食横向发展

  百亿定增上海医药福祸难言

  云南白药作为国内著名的“中药老字号”之一,也拥有自身得天独厚的优势。

  凭借“绝密配方”及在日化产品如云南白药牙膏等产品上的开发,其上市以来一直维持着高增长态势。

  年报显示,2021年,云南白药来自工业产品的营业收入为127.03亿元,其中药品销售为60.14亿元,健康日化产品销售为59.04亿元。

  云南白药的明星产品云南白药牙膏、云南白药气雾剂、云南白药膏贴剂依旧是收入和利润的主要贡献者。

  图片来源:云南白药2021年年报

  不过,2021年以云南白药牙膏为核心的健康品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9.1亿元,同比增长不足10%,增速较上年进一步放缓。

  图片来源:云南白药2021年年报

  值得注意的是,在报告期内云南白药购买及新设立13家新公司,其中就包括皮肤综合解决方案、检测技术、香精香料等相关公司。

  年报中云南白药直言,正谋求在医学美容、口腔护理和新零售健康服务、皮肤科学、特医食品等方面布局。

  并且,顺应医美行业发展趋势,公司在医学美容战略赛道持续发力,精准定制皮肤管理业与皮肤医疗门诊机构在集团内部协同的发展逻辑之下,针对不同需求的用户提供差异化的解决方案。

  而新设子公司上海云臻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则作为云南白药皮肤综合解决方案医学中心的设置单位,以先开设门诊部为切入口。

  或是源于在日化领域的自信、也或源于医美赛道的火热前景,云南白药正逐步由药企向日化及医美企业迈进。

  不过,2021年云南白药的研发费用十分罕见的出现大幅增长,同比增长82.99%至3.31亿元,毕竟往年其研发股份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均不足1%。

  对于研发费用增长的原因,云南白药在年报中称,主要是新增特医食品研发注册及采之汲生物医学护肤品研究开发等研发项目。

  与此同时,2021年云南白药计划以112.29亿元入股上海医药的事情也让市场颇为关注。年报发布当日,上市公司同步披露了该事项进展。

  公告显示,3月23日云南白药收到上海医药《进展告知函》,上海医药于同日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关于核准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核准上海医药非公开发行不超过8.5亿股新股。

  若此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云南白药将持有上海医药18.02%的股份,成为上海医药第二大股东。

  也就是说,云南白药利用自身雄厚的资金实力,在渠道上进行拓展协同。但是,上海医药由于资金趋紧,定增募资近150亿元,几乎全部用于偿还债务及补充运营资金。

  也就是说,云南白药豪掷百亿难以带来对自身以及上海医药实质性业务的推进,那么所换来的结果是福是祸难以定论。

  截至2021年年末,云南白药货币资金为188.81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36.09%,而有息负债不足20亿元,资金较为充裕。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云南白药在年报中强调进一步将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当成企业生存发展的商业设计底座,但是使用穿山甲产品威胁生物多样性争论不断。

  这也直接导致,2021年12月21日,挪威中央银行宣布,其管理的挪威国家主权基金(简称“GPFG”)将云南白药从其管理的基金名单中“除名”。

  在不断发展宽度的同时,云南白药如何平衡自身本来的业务值得持续关注。